影音科普:地铁2035游戏测听HiFi耳机会是什么效果。

2021-01-28 17:12发布

2013年,一场毁灭性的核战争摧毁了几乎所有国家。莫斯科地铁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就被斯大林设计为防空设施,而在冷战时期更是被改造为全世界最大的核庇护所。躲藏在莫斯科地铁的人们成为了全世界仅存的幸存者。布满辐射尘埃的地表已被各种变种生物所占据,地铁的列车站台成了人们最后的聚集地。

1.webp.jpg

幸存下来的人们自发的组成一些势力阵营,例如红线、第四帝国、汉莎联盟、斯巴达游骑兵等。这些势力就像是一个个小型的国家,或是因为政治理念,或是因为经济利益,时常在地铁中爆发或大或小的冲突。

2.webp.jpg

2033年

面对来自于地表变异的人类——黑怪的威胁,故事的主角Artyom奉命寻找位于莫斯科地铁深处的军事基地。

3.webp.jpg

在经历重重的艰难险阻,Artyom最终在前苏联时期修建的D6基地中找到了冷战时期遗留的导弹,并最终引导这些导弹摧毁了黑怪的聚集地。

2034年

Artyom和可汗拯救了黑怪中仅存的幸存者。

4.webp.jpg

在与红线的最终战役中,受到Artyom的救赎所感化的黑怪一足最终帮助游骑兵成功抵挡住了红线的进攻。

Artyom成为了拯救地铁的英雄,地铁是人类最后的曙光。


然而,这一切都是谎言。

人们普遍认为,战争爆发初期,俄罗斯的政府高层官员前往了修建在乌拉尔山脉的核庇护所避难。这些俄罗斯的残余政府被地铁居民口口相传为“隐形守望者”。但这些隐形守望者并没有像传闻的那样前往乌拉尔山脉的防空洞,而是就躲在莫斯科地铁深处中一处苏联时代修建的地堡中。

这些隐形守望者知道,在俄罗斯的一些其他地方还存在的幸存者。但是由于这些幸存的俄罗斯政府官员的人力、精力、资源有限,所以放弃了管理俄罗斯其他地方的居民。期初,因为莫斯科地表还存在的过量的核辐射,这些隐性守望者担心莫斯科地铁中的幸存者因为贸然迁徙而走向灭亡。于是这些隐性守望者找到了前苏联使其遗留下来的信号干扰器,屏蔽了整个莫斯科的无线电信号。并通过各种途径向地铁中的居民散布着“整个俄罗斯全都是核辐射污染,只有莫斯科地铁才是适合人类生存的最后的诺亚方舟”。这样在隐性守望者的精心布局下,地铁中的居民便逐渐自愿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自发的留在的地铁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隐性守望者便扮演起了上帝的角色。

对于地铁中各个势力的首领,他们编造了一个谎言,“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没有结束。美军的核弹依旧瞄准着莫斯科,美国的部队已经包围了莫斯科。但他们之所以没有贸然攻进莫斯科是因为美国政府认为莫斯科已经没有幸存者了,并且莫斯科地表还存在着过量的核辐射。” 于是一旦有人试图离开地铁就会被定为可能暴露俄罗斯地铁中还有幸存者的叛国者,格杀勿论。

2035年

Artyom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他虽然查清了“隐形守望者”的真相,知道俄罗斯还有这很多没有被核攻击没有核辐射的适合生存的地方,也知道莫斯科城外根本没有所谓的美军。他希望带着地铁里的居民远离莫斯科,逃离这个满是战争的地铁和永不见天日的肮脏的生活环境。但是没有人相信他,即便是那些和他出生入死查清真相的战友和岳父米勒上校也默许了隐形守望者的这种统治理念,从而把Artyom定位叛国者,对其进行无尽的追杀。

没有人想听真话,人们只想听他们想听的话。

地铁中的人们早已放弃了在地面上生活的可能性。阳光、树林、湖泊变成了一个个虚幻的幻觉,眼前肮脏、暗无天日的莫斯科地铁才是真实的世界。

5.webp.jpg

当红线的饥饿人口即将被处决时,Artyom苦口婆心像人们劝说道,地面还有未被辐射的地方,有着有阳光、新鲜的空气的适合人们生活的地方,不存在饥饿,也不用被处决。没有人相信他。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踏出地铁一步。而人们手挽着手冲向了红线的机枪阵地,心满意足的死去。

这个世界里,没有人怕死,人们怕的只是离开莫斯科地铁,离开这个他们眼中“世界上最后的适合生活的地方”。

6.webp.jpg

但是在这么多年的时间内,真的就没有人怀疑过外面的世界吗?其实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他们陷入地铁这个世界太深了,回不到从前了。人们需要这样虚假的设定,这样虚假的生活。

昔日莫斯科地铁的英雄,如今却收到了所有曾经拥护他的人民的嘲笑,甚至是他的妻子安娜,认为Artyom的精神出现了幻觉才会认为除了莫斯科地铁以外还有适合居住的地方。伤痕累累的Artyom为了真相付出了这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无论人们看到怎样的证据,都不相信Artyom的话。

最后,Artyom哭泣着恳求故乡展览馆站的居民同他一起离开地铁去地面寻找一片可以适合生活的净土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他走。隐形守望者把那个只有各个势力领导人才知道的谎言又重复了一次:“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没有结束。美军的核弹依旧瞄准着莫斯科,美国的部队已经包围了莫斯科,我们必须躲在莫斯科地铁里继续装死。”

只有安娜和他一起踏上了未知的征程,安娜想去她母亲的故乡——符拉迪沃斯托克去看一看。

7.webp.jpg

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对声音有着一种痴迷的追求。他们不愿忍受劣质的声音,他们愿意为了更好的声音倾其所有。

几乎每个发烧友在入坑时或多或少都被灌输了或主动学习了各个论坛里的“理论”,而从来不去怀疑这些“理论”的真实性。

这个专栏的名字叫“理性派HiFi”。故名思议,就是用客观科学的理论,理性的选择HiFi器材,而不是在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或是提升微乎其微的环节来回兜圈,而不是花更多的钱买到更差的产品。

但是他们早已经放弃了理性HiFi的可能性。声学、曲线、盲听变成了虚幻的幻觉。大家天天谈论的素质、推力、解析力才是真。花更多的钱去买器材才是真。

在这个世界里,想调音可以买线,想去数码味可以买胆机,想提升声场可以换耳放,想体验高保真可以去玩黑胶,想听不同风格的音乐要换不同的耳机。在这个世界里,越贵的耳机素质解析力越高,监听音箱是用来挑错的不是用来听歌的,真实的声音是难听的不好听,耳机是无法测量的,瀑布图比频响更重要。

我本来也是这论坛和贴吧中的一员,认为更贵的耳机素质更好、声场更逼真,认为耳机都需要推力才能推动,认为自己能“听”出天价线材之间的区别。

8.webp.jpg

当我自己也成为行业内的一员,当我有幸从事主观评价和调音工作。当我查清楚事实的真相,也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素质、推力、解析力,知道煲机是没有意义的,知道真正的声场是什么样子。当我把这些真相告诉这些发烧友时,没有人愿意相信我,无论他们看到怎样的证据都不会相信。

人们不想知道真相。人们只想听他们想听的话。谁说了他们想听的话,谁就是“”。而说真话的人会被认为是买不起器材的穷屌丝或者听不去区别的聋子,被众人所唾弃。

不过,在这么多的谎言中,真的没有人怀疑过吗?我想也不是没有。但是他们陷入的太深了,回不到从前了。

谎言如此强大,使得一些即使从事声学和发现真相的人也想去相信。而那些同样知道真相的行业泰斗也认为这些谎言可以使得更多的人关注这个领域而默许了这些行为。

当有人试图用科学和理性帮助发烧友时。们就把之前重复过无数次的谎言再重复一遍,声音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人类的听觉极限是不适合发烧友的。声音是无法量化的,必须靠听,但是不能盲听,盲听不科学,说的才是科学。

人们只希望做声学的人都赶紧消失,因为这些科学理论和事实影响他们发烧了。但凡有人相信心理声学和相关实验,就会被其他发烧友投来异样的目光。当我苦口婆心劝说人么不要买频响曲线不好的耳机、不要买参数不好的播放器时,没有人相信我。人们嘲笑我这个调音师不懂艺术、不懂欣赏、不懂调音。人们掏出自己的钱包,满心欢起的递给商家。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永远也救不了一个不自救的人。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怕花钱,人们怕的只是钱花的不够多、不够值。


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嘬,营营地叫,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死了,不再来挥去牠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牠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鲁迅


大清末期,民不聊生。无数仁人义士奋起反抗,英勇就义。

而老栓的儿子小栓得了肺痨,整日咳嗽。邻居康大叔提议,偏方治大病,人血馒头,包治肺痨。

然而,吃了一个人血馒头后,小栓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继续恶化。

邻居康大叔提议,再吃一个人血馒头,包好。

最终,小栓也没有挺到第二个人血馒头。

只剩下老栓独自呢喃道,这人血馒头不是好药吗?偏方不是治大病吗?


微风早经停息了;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两人站在枯草丛里,仰面看那乌鸦;那乌鸦也在笔直的树枝间,缩着头,铁铸一般站着。许多的工夫过去了;上坟的人渐渐增多,几个老的小的,在土坟间出没。华大妈不知怎的,似乎卸下了一挑重担,便想到要走;一面劝着说,“我们还是回去罢。” 那老女人叹一口气,无精打采的收起饭菜;又迟疑了一刻,终于慢慢地走了。嘴里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一九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鲁迅


后记

Floyd Toole博士在他的《声音的重现》第三版最终章说道:“30年过去了,有些事情改变了,但有些事情从未改变。”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总有人不愿意相信科学,不愿意相信做产品的人,而愿意去相信卖产品的人。科技的进步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但到了HiFi发烧这个圈子,人们却总想着要科学倒退,总是希望声音越不被研究的明白越好。人们喜欢花更多的钱在一些没有意义的事物上,人们不希望花更少的钱买到更好的产品。

也许一些人所讨论的,本来就不是声音吧。

希望有一天,能有一个属于真正热爱音乐和声音的人们的净土。


原文出处: 理性派HiFi

赞赏支持

Directory './data/view/' not found or have no access!